視頻加載中,請稍候...

自動播放 






play
“國學老師”虐童



向前
向後



  新華社石家莊6月18日新媒體專電 題:受虐女童母親張雪梅:是我把孩子害了 
  新華社“中國網事”記者任麗穎 王露
  “見到女兒的一瞬間,我真的想自殺。我覺得不是張紅霞害了女兒,而是我作為母親把她給害了!”17日晚,已經流不出眼淚的張雪梅告訴記者,面對傷痕纍纍的女兒她一直都在懺悔,而且可能終生都會活在悔恨的陰影中。
  對於女兒:“媽媽對不起你”
  時至今日,談起女兒,張雪梅引以為傲的還是童童一周歲多時就會背《弟子規》,由於自己酷愛國學,因此女兒從小就接觸“經典”,古文背誦方面也頗具天賦。逐漸長大以後,孩子性格開朗活潑,看到媽媽心情不好,還會主動逗她開心。作為母親,張雪梅在欣慰的同時,乾脆讓童童放棄接受9年義務教育而專門學習國學經典。只是沒想到,這一步選擇竟導致女兒受到長達三個月之久的非人虐待。
  “孩子之所以能活下來,完全是因為不知道什麼是自殺。如果是成年人受到這種殘忍的虐待長達3個月,可能早就自殺了。”張雪梅看著傷痕纍纍的女兒說。
  手機里的傷痕細節照片觸目驚心,令人不忍直視。初次在國學班見到孩子的場景張雪梅仍歷歷在目:“一進門,我就四處找她在哪兒呢,一個微弱到幾乎聽不見的聲音從角落裡飄來‘媽媽、媽媽’,我一抬眼,突然看到孩子成了這樣,真的是肝腸寸斷!從見到她的那刻起,我一聲不斷嚎哭了6個小時,直到最後什麼聲音都發不出來。”
  儘管施害者是別人,但作為母親,張雪梅對女兒的遭遇充滿了負罪感。她表示如果不是輕信了張紅霞,不是放棄了義務教育,或者對孩子更盡心關愛一些,童童就不會經歷這場磨難。
  對於施害者:“曾想過原諒”
  張雪梅告訴記者,“虐待女童案”事發後她對張紅霞的態度幾經轉變。施害者打著“愛心人士”“國學”的旗號最終將女兒殘害,即使這樣她最初對張紅霞也不是恨。分離三個月,初次見到女兒已經被折磨得不成人樣兒時,作為母親並沒有質問張紅霞,情緒的瞬間崩潰讓她覺得似乎已經沒必要再質問下去。
  “什麼也別問了,她是個沒有感情的人。”這是張雪梅的第一反應。
  女兒在醫院的日子,娘家的親戚勸解她,提出了原諒張紅霞,理由是“要忍常人所不能忍”。為了不讓老人操心,張雪梅也試著在心裡原諒施害者。然而偶然一次在翻看張紅霞的微信時,發現了一張女兒的照片,旁邊註明:這是被社會遺忘的兒童,希望大家捐助。
  “看到這兒,我太生氣了。她打著愛心的旗號募捐,還稱童童是被社會遺棄的孩子,這讓童童和我以後怎麼面對周圍人?一方面我更加自責,另一方面這個人利用孩子斂財、施害,太殘忍了。”張雪梅說。
  “現在我唯一希望的就是她能受到法律的製裁。國學班只有她一個老師,兩個小女孩都被不同程度虐待,必須要嚴厲懲處,給人以警示,不要讓壞人再輕易地去傷害孩子。”張雪梅說。
  關於國學: “不能替代義務教育”
  對於國學,張雪梅承認自己的確痴迷。在幾十分鐘與記者的交談過程中,她曆數了自己讀過的“經典”,不斷講述自己從國學中感悟到人生的真諦。
  就是這種對國學的信任和感情讓張雪梅決定讓女兒放棄接受義務教育轉而只學儒家經典。因此,當張紅霞說自己想辦一個國學班教授《女德》,並已經決定招收童童作為學生時,張雪梅表示贊成。
  “我之前看過《女德》,說得非常好,是每個女人應該看的書。如果每個女人都看過《女德》,那麼她們的人生一定會有轉變的。而且,童童那麼懂事,也可以作為學國學的代表,給她捧場,引導更多的孩子去學。”張雪梅說。
  時至今日,張雪梅依然覺得國學很好。只是談起女兒在國學班受虐,她表示深受打擊。考慮到孩子未來的心理健康,張雪梅決定等童童康復後,讓她接受正常的義務教育。
  病房裡,童童在幾位社會愛心人士的陪伴下,幾次展露出少有的笑容。童童側躺在床上,手裡拿著彩筆緩緩畫著,不知此刻她的心中,正在想些什麼。(完)
創作者介紹

投名狀

krxketiiy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